•  
  •   发布者: admin
  •  
  •  

会不会有人刚看到这个标题,道德优越感就已经在油然而生的路上了。

等等,等等,

您不觉得一个不谈“前途”和“钱途”的非营利机构就是在浪费青春么?也许在有的人眼里青春就是用来浪费的,那可要记得不要浪费了自己消费了别人。

每一个投身到社会变革领域的人都是带着改变世界的梦想而来的,初心能不打折的伴随一路,才能有“前途”,“钱途”能不戴镣铐自由舞蹈,也才能有“前途”。

若为食物戴上镣铐,又分两种情况,初心还在则心疼必委屈了自己,一颗悲苦的心如何去暖人,建议换个行业;初心不在则满心欢喜热热闹闹风风光光,可总有曲终人散,空无一物。

所以,很有必要跟大家聊聊彩蝶的钱途。

古语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即便是99.99%纯度的理想主义者也要活在现实中。

我们很需要钱!

是2008年那会儿第一位资助者每月800元的资金让我们有了开始。此后这些年自是辛苦,凡有资金尽数投入,还有几万借款。但过去几年终于还是做了一些有价值的事儿,自感对得起白花花的光阴还有每一位支持的人。

自今年五月后,机构就没有稳定的资助,所以全职(尽管只有一人)也没有了收入来源,全赖现有年度资助人提供的资金维持办公室房租、日常办公开支等等,不过工作从未停滞。

因为对于彩蝶来说,人,才是一切。我们也一直有一群用心投入的志愿者队伍,但机构最核心的工作却必须雇佣专职、专业的人才行。比如童谣、民间故事的整理、研究、分类、开发、使用,比如儿童互联网实验室基础的研究工作……甚至技术支持、传播和筹款,也需要有经验的人士参与。

彩蝶是一家价值创造型机构,我们的重要投资恰是人的投资,没有人就没有一切。我们急需的也就是用于此的资金,包括:多一些的专业全职人员,多一些的研发资金,还有稳定的办公场地……

不过,如果有一笔钱支持一家公益机构,有多少人会捐出来给公益机构做工资、办公之用呢?这是现实,就像大部分人捐衣服的时候不会觉的该捐一些运费。

虽然我们是这么的需要钱,可绝不代表什么钱我们都会伸手,基本原则如下:

1.  每一笔资金都有对应的态度,机构一定要有自己的立场

常有人联系这么说:喂,我们出钱,合作做图书馆吧;喂,我们想给山村学校捐一些玩具,你们来执行吧;喂,我们企业员工想参加这样这样的一些活动,你们帮组织下吧……面对这种善意,彩蝶会明确的说:不好意思我们不做这些,很感谢你们的善心,很乐意推荐合适的机构给你。

另外,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计划和工作节奏,所以临时性、配合性、应景式的项目我们也不会参与。

2.  警惕那些带有绳子的钱

有另外一些人很认同你的项目,愿意投入钱来,看起来是皆大欢喜,然后绳子就出来了,他希望按照自己的理念和方式去做,而且十分强势,与机构的理念和节奏冲突较大,这时候你怎么办?是跟着绳子走,还是要果断的说我把钱退还给你。最好的办法是一开始就要警惕,选择对人。

说了这么多,你会不会有了厌烦,说怎么你们这也不做那也不做,没钱还这么挑剔清高,还是不是公益机构……

别急,下面进入了本文的核心,既然有了以上的原则,独立的姿态就需要有独立的经济。毕竟靠天吃饭,靠不知哪片云彩下雨来解渴,会惶惶不可终日,永无尽头。那就换一种方式把,靠自己。

彩蝶的钱途自此有以下三条路:

年度资助人

每年寻找365位年度资助人,每人至少资助500元!年度资助人是那些彩蝶在找,而也在寻找彩蝶的人,是因互相吸引走到一起的人。他们是彩蝶的倾听者、同行者和智库团队。通过他们,可以与不同行业和思维的人建立联系。

这是一群真心爱孩子的人,没有利益捆绑。有了他们,也能让彩蝶在这商业社会时刻保持清醒,不偏离以儿童为中心这个方向。

但即使有一天,彩蝶实现了财务的自由,我们依然需要年度资助人的加入。凝聚众人的智慧和力量。

为便于不同方式的支持,年度资助人可以是个人,也可以是组织名义(比如学校、企业、基金会等)

核心路径

实体产品:以出版为主,包含以童谣、民间故事为素材的内容开发和出版。

收费活动:收费性质的线下活动,比如民间故事会。

有偿授权:包括个性化的内容定制服务、部分项目活动模式及内容的对外授权。以民间童谣和民间故事两项目为例,我们会通过微博、博客、微信平台根据时令、节气等推荐部分内容给公众,但两个库只会考虑对年度资助人开放。同时计划尝试推出收费的定制服务,比如为某些幼儿园、小学统一提供内容。

周边义卖:机构(整体或单个项目)品牌衍生品销售及年度“彩蝶拍卖周”等小而有趣的筹款活动。

也许看到这里,你会发现怎么基金会没有成为筹资途径呢?

对,这也是一大转变!

在国内这种环境下,把自己的生存求诸于基金会无异于长工把致富求诸于地主。让你活但不让你长,这就是地主的策略——只给长工们恰到好处的食物,让他们吃不太饱也不会饿死,每天大多数时间要为第二天的食物操心,然后就只能不思变的一年年为地主干活。

当然,也有一小部分基金会意识到了共同富裕的重要性,虽然是很小的部分,但这是好的开始,不仅仅是钱的问题,而是愿意跟民间组织共建公益生态。

我们乐意与这样的基金会建立联系,期待这样的基金会能成为彩蝶年度资助人,或者寻找共同结点合作。

你肯定也会觉得这挑战性挺大的,如果出现最坏的结果:机构有一天在还没有转型成功的时候,就弹尽粮绝了,该怎么办?

如果真到没有选择的那一天,彩蝶依然会存在,只不过是另外的形式,比如成了一家纯私人的非营利机构:没有专职、没有场地,哪怕慢一点朝前走,也不抱怨、不悲情的依赖人。毕竟无论何时,生活都是最重要的,如果必须牺牲生活、牺牲家庭才能成就梦想,那不如暂时放下梦想去成就一个幸福的人。

这是最坏的结果。

大致如此,这就是彩蝶的钱途。